首页墓区申请宠物天堂随风说事深情追忆逝去的世界关注生命宠物挑选站长信箱用户注册
 

 

一封给住在天堂的“狗弟弟”的信

“狗弟弟”点点:

当我提笔开始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泪又一次的止不住了。你离开我一年了,在天堂好吗?在这段时间里我好想念你。我们在一起生活了6年,现在突然失去你的生活,我好不习惯。尤其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你的样子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更加的难受。

你其实不能算是只“好”狗,因为有好多人都不喜欢你。你既不是名贵狗,在别人眼里又是只丑狗,而且特别的厉害。有客人到我家,客人只能老老实实的坐着,不能乱动,否则,你会又叫又吼。陌生人根本不可能接近你,更谈不上摸模你,若有人想试试,可别怪你不可气。有人从我家门前走过,你也会狂叫不止,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嫌你吵。你的种种不是,被扣上了“坏狗”的帽子。

可在我眼里,你并非如此。每晚可以听见你和爸爸一起打鼾的协奏曲,时高时低,时强时弱,它成了妈妈睡觉的安眠曲。有时好好的一碗饭放在厨房里,你不吃,放在客厅你就吃,我总是说,你吃饭也要在正厅吃,和我们享受一样的待遇啊!每次回家,还没有到家门口,你就能听辩出我的脚步声,早已在家中发出欢迎的叫声。唱卡拉OK时,对着麦克风叫你的名字,“点点,点点,”你就会发出一种特殊的叫声,我称之为你的歌喉。你带给了我不少的欢乐。

去年8月5日带你去医院看病,谁知道却成了你的不归途。你被医生诊断出得了淋巴癌,治不好了,癌细胞会随着淋巴扩散到全身,最后也是死路一条,倒不如给你实施安乐死,还可以减轻你的痛苦。我看着打了全身麻药的你,睁着两只没有神的大眼睛望着我 ,只知道不停的用舌头舔你那干干的鼻头,白色的皮毛给血染红了。当时,我早已是个泪人,我不知道该不该同意医生的意见,只知道我的心在流血、流泪,只知道我将要永远的失去你了。最后为了减轻你的痛苦,我同意了医生意见。但我不愿眼睁睁的看着你死,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医院,我想医生一定在你麻药还没有醒的时候给你实施了安乐死。我不敢回想这一幕,这种生离死别的感受让我的心好痛、好痛。也许你会怪我这么狠心把你扔下,可我也是无奈阿,我不想让你更痛苦!

回到家,看着空空的房子,但我仍然可以听见你的呼吸声,阳光照在地板上泛起的白光,白色的塑料袋躺在角落里,我都觉得那是你,你还在我的家中。我做梦,梦见你说你还没有死,要我去找你。第二天我真的跑到你在梦里告诉我的那个地方,当然什么也没有。这其实都是我的幻觉,根本不存在。

我把你的死讯告诉我的亲朋好友,可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理解我的心情,不是说:"6岁了,老了,该死了。”就是说:“哪有狗得癌的?”还有说:“唉,它终于死了。”我不明白同样是生命,人可以得癌,狗为什么不行呢?同样是生命,人的离去是痛苦的,狗为什么就该死呢?不管他们是有心说的,还是无心说的,他们也不想想,这样的话语是多么的残忍。算了,他们不了解你,他们认为你是一只“坏狗”,没关系,有我,有我的家人永远爱你!

和你相处了6年,付出了6年的感情,现在你走了,我也不想再养了,我害怕这种分离的痛苦再重演一次。愿你在天堂一切都好!

你的“狗姐姐”:许诺 2002年8月25日

【后记】这是我的亲身感受,没有参入任何半点虚假的成份。无论喜不喜欢狗,只希望看完这篇文章的读者能感受到我当时的那份心情。如你的亲朋好友中也遇到了我这样的遭遇,请用你们真挚的心去抚平他心灵的创伤,给他你们最大的安慰。

 

网友文章:远行 铁棍下的回忆

 

--宠物信息港|宠物用品|宠物贸易网|宠物公墓|站长信箱|留言板|联系我们--

Copyright1998(C)hellopet.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市美之源商贸中心

mailto:webmaster@hellop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