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墓区申请宠物天堂随风说事深情追忆逝去的世界关注生命宠物挑选站长信箱用户注册
 

 

卡莱——乌克兰[怪犬的故事]

叶·维列斯卡娅 / 文
李汲锐 / 译

--我在乌克兰一个风景如画般的小村子里为自己找一个度夏别墅。我看中一个小房子,它整个淹没在丛林中,还有个被稠密的野生葡萄缠绕着的小阳台。我推开通向花园的篱栅门,门吱嘎一声,我惊呆在原地,不感再往前走了,就像从地下钻出来似的,在我面前突然出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可怕的动物!这,当然,是只狗。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只具夹着尾巴的硕大的狗骨架,一张杂乱的黑皮紧裹在这具骨架上,上面残留着几块未褪尽的褐色毛丛。狗一动不动地站着,用它那阴沉沉的、很聪慧的,但却又凶恶的眼光瞪着我,它不呔不嗥,只是高高地耸着上唇,很有表现力地显露出它那巨大锋利的白生生的獠牙。我退向篱栅门,那狗马上跟近一步,仍然那样直视着我的眼睛,展露它的牙。
“主人哪!这里有人吗?”我高声喊着一动不敢动。
凉台上出现了一位不太年轻的妇人,赤着脚,穿着仿制的裙子。她擦拭着双手,用毛巾向狗挥舞着:
“走开!”她喊着,您别背向它站着 它会咬住你的腿肚子”。
那可怕的狗继续看着我,向后推了几步。
“你干么要养这么个怪物呢?”我问。
“难道你不知道,战后我们这儿有很多强盗”卡莱卡(“卡莱卡”与后文的“卡拉尤什卡”都是狗名“卡莱”的爱称。译者)谁也不会放进来!它会悄悄地从背后走近人,咬住他的腿!它就有这样的习性。”
“这样跟你友好的人也进不来了!”我说。
“没人来我们这儿,”妇人安详地回答,“那么,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噢,我在找个别墅,我看中了你的小屋子。在夏天不出租吗?”我问。
“哪里?出租的,儿子出去实习了,我孤单一人住在这草棚里,出租的,看看屋子吗?”她看来很高兴。
“看看吧,”我说,可你这个怪物不会从后面咬住我吗?”
“哪里?”她淡漠地回答,“会咬的。您走前面,我跟着您,它咬的话,我就赶走它。”
小屋子内部收拾得很干净,可也够简朴的了。我知道了,女主人是很穷的,我们没费什么唇舌就谈好了价钱。
“一切都合适,只是您的狗……我有两个儿子,十岁的和六岁的。我害怕在他们身后有着么条很可怕的狗!”
“可能,它会习惯的,没关系……”她不十分有把握地回答,“我儿子故意让它从小就凶恶成性的。”
“怎么故意使它凶恶地成长呢?”我不明白。
“是这样的,不把它往温顺里调教,常打它。有过这事,卡莱还是个狗崽的时候,正在草堆里熟睡,我那格郎卡用个铁盆把它扣在里面,接着就,哪,用锤子敲打那铁盆。”
“为什么?!”我震惊了。
“就是为了使它凶恶。我们太怕强盗了。”
“可为什么它瘦成那样子?你们不喂它吗”
“我拿什么喂它呢?狗,它会给自己找到食物的……”女主人悲伤地叹了口气。
我想:幸好,那个格郎卡走了,对我的孩子们来说他恐怕比这条狗还要可怕。
我们从小阳台的阶梯走下来,我看了一眼卧在一旁的卡莱。迎着我的目光,它慢慢地向我露出獠牙,我犹豫了片刻,但还是决定了。
“好吧,我租这房子了,明天我们就搬来,请您在家等着。”
“在家,在家!”女主人高兴地答应着。
应该说明我和我的孩子们一直很喜爱而且直到现在也仍然喜欢狗,这个被人故意使它凶恶地成长起来的卡莱的命运感动了我,使我对它产生了农厚的兴趣。我详细地给孩子们讲叙了我跟这个可怕的,甚而不像狗的动物第一次相遇的情况。我们决议:从事驯服“野兽”的事业。 ---待续---

 

网友文章:远行 铁棍下的回忆

 

--宠物信息港|宠物用品|宠物贸易网|宠物公墓|站长信箱|留言板|联系我们--

Copyright1998(C)hellopet.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市美之源商贸中心

mailto:webmaster@hellop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