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宠 物 街 用品超市 宠物医院 爱 心 岛 宠物婚介 百 宠 图 宠物论坛 宠物律师 宠物公墓 宠物站点之窗 站长信箱

义犬比姆 >> 1 2 3 4 5

第三章 比姆的第一个敌人

对比姆来说,那欢乐、愉快、充满着与伊凡·伊凡内奇友情的夏天过去了。(不带枪)到森林和沼泽地去游逛,阳光灿烂的白天,游泳,在岸边的那些寂静的夜晚,一只狗还该享受些什么呢?什么也不需要了,这就足够了。

在锻炼和训练的时候,他俩也碰到其他猎人。每次他们很快就熟识起来了,因为猎人也都带着狗。不等两位主人碰到一起,两只狗早已跑到一起用动作和眼神这种狗的语言,简短地交谈起来:

比姆嗅着有关的部位(当然是为了做做样子),问道:“你是谁:是公的,还是母的?”

“你自己看见了,还有什么可问的,”母狗回答说。

“过的怎么样?”比姆高兴地问。

“在干活!”母狗叫着回答了一声,卖俏地用四只爪子刨着地。

然后两只狗就朝主人跑过去,一会儿跑到这个人跟前,一会儿跑到另一个人跟前,向他们报告结交了新朋友。当两位主人在灌木丛或树荫里坐下准备聊天的时候,两只狗就蹦蹦跳跳互相追逐起来,高兴得连舌头都收不拢了。然后他们就卧在主人身边,倾听主人低声谈心。

除了猎人以外,对于其他人,比姆兴趣不大;他们不过是人就是了。他们都是好人。但毕竟不是猎人!

对狗可就不一样了。

有一次,比姆在草地上遇到一只有点卷毛的小狗,是一只小黑狗,比比姆小一半。比姆跟它很平静地打了招呼,没有卖俏。还有什么兴致卖俏呢,刚刚结识的这只小母狗不回答这种场合总要提出的那一些问题,却懒洋洋地摆着尾巴,说:

“我想吃。”

小卷毛嘴里冒出一股老鼠味。比姆嗅了嗅它的嘴唇,吃惊地问:

“你吃耗子了?” “吃耗子了,”小母狗加说。“我想吃。”说着就去刨疙疙瘩瘩的白芦根。

比姆起尝尝小芦根,可是小母狗不让比姆尝,还说:“我想吃。”

比姆坐在一旁,等小母狗把芦根全都刨出来,然后约小母狗一道玩。小母狗丝毫没有推诿,一摇一摆地跟在比姆后边,卷卷的毛,但是很干净(一看就知道,小卷毛狗跟大多数狗一样,爱洗澡,所以到夏天出就不脏了,连无家可归的狗也是这样)。比姆把小母狗领到主人跟前,主人早就远远地看见它俩交上了朋友。可是小卷毛却不轻易相信陌生人,它远远地蹲在一旁,尽管比姆在小卷毛和主人之间跑来跑去,叫它,伊凡·伊凡内奇取下背囊,取出一段香肠,切下一小块扔给小卷毛:

“上我这儿来,上我这儿来,小卷毛。上我这儿来。”

那块香肠掉在地离小母狗三米来远的地方。小母狗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够着块香肠,吃下肚,就又原地坐下了。吃第二块香肠时,它就走得近些了。后来就在比姆主人脚跟前吃起来,还任他抚弄,尽管小母狗有些提心吊胆。比姆和伊凡·伊凡内奇把一小截香肠都给小母狗的事。一切都很正常:扔一块,走近一点,扔第二块,更近一点,扔第三块,第四块,就已经来到脚跟前,实心实意地乐意效劳了。主人抚摩着小卷毛,拍了拍它的后颈,说:

“鼻子是凉的,说明没有病。好。”然后对两只狗命令道:“去,去!”

小卷毛不懂这话的意思,但是当它看见比姆穿梭似地在草地上跑起来,小卷毛想大概是跟的意思。当然,它们也就像狗那样戏耍起来,比姆甚至忘记自己是到这里来干什么的了。伊凡·伊凡内奇并不生气,他信步走着,边走边吹口哨。

在进城的路上,小卷毛一直跟着他俩,没有丝毫勉强,可是来到城区的边缘,小卷毛蹲到了路旁,怎么也不肯动了。叫它,唤它,也不肯走。小母狗就这样蹲在那里,目送着他俩。伊凡·伊凡内奇弄错了,不是每只狗都能用诱饵弄到手的。

比姆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不卷毛也有过主人,他们住在一所小屋里,他们那条街上的住户全都搬家了,小卷毛的主人一家搬到五楼上一套设备齐全的单元里。

总之,小卷毛被扔掉了,听天由命了。后来它找到了主人住的那幢新楼房和主人的家门,可是它在家门口挨了一顿打,被撵出来了。于是它就自己过日子。像大多数无家可归的狗一样,小卷毛总是夜里进城。伊凡·伊凡内奇完全猜到了,但不可能讲给比姆听。比姆不愿意把小母狗扔下,总是回头看,停下来,然后把目光转向伊凡·伊凡内奇。但是主人只顾信步走着。

如果他知道比姆和小卷毛命运将会多么不幸,如果他知道,有那么一天,它们将会在什么地方重逢,他这时就不会这样悠闲了。但是人也不能预卜未来啊。

* * *

……第三个夏天过去了。这个夏天比姆过得很好,伊凡·伊凡内奇过得也不坏。有一天夜里,主人关上窗户,说:

“有点冷了,比姆卡,这是头一次冷。”

比姆卡不懂。它站起来,黑夜中把鼻子偎到伊凡·伊凡内奇膝上,意思是说:“我不懂。”

伊凡·伊凡内奇很懂得狗的语言,那是眼神和动作的语言。他打开灯,问:

“你不懂吗?小傻瓜。”然后非常清楚地解释说:“明天去打山鹬。山鹬!

啊,这个词比姆本来就懂。它跳起来,舔了舔朋友的下巴颏儿。

“明天去打猎,找猎,比姆!”

太好了!比姆打了个转,像陀螺似地旋转起来,扑捉着自己的尾巴,叫了一声,蹲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伊凡·伊凡内奇的脸,同时还微微抖动着两只前爪上疏落的毛。

主人却吩咐说:

“现在该睡了。”他说完就熄灯,躺下了。

这一夜比姆就躺在朋友的床边。可怎么能睡得着!伊凡·伊凡内奇自己也一样,一会儿打了个盹,一会儿又醒了,等着天亮。

早晨他俩一起收拾了背囊,把枪筒用油擦得干干净净,随便吃了点早饭(打猎不能吃得过饱),检查了子弹带,把子弹一颗颗摆好。短短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要做的事太多了,主人上厨房,比姆跟着上厨房,主人上贮藏室,比姆也上贮藏室,主人从背囊里把罐头拿出来(没有装好),比姆接过来,然后再塞回去,主人检查子弹,比姆在一边看着(别出差错),还要把鼻子伸到装枪的套子里去好几次(看枪是否在里边);而且越是这种紧张的时刻,就越是急得搔耳朵,一会抬起爪子搔一搔,好像耳朵不便服,不去搔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好,总算收拾好了。比姆特别高兴。可不是!主人已经穿上打猎的上衣,往肩上挎好打猎的背囊,拿下猎枪。

“打猎去,比姆!打猎去,”他重复说。

“打猎去喽,打猎去喽!”比姆兴高采烈地用眼神说着。它对世界上唯一的朋友满怀着感激与热爱之情,甚至因此轻轻地叫了一声。

可就在这时,进来一个人。比姆认识他,总在院子进而碰见他,它对这个人没什么兴趣,觉得不值得特别注意。这人是个短腿胖子,宽脸膛,他用相当刺耳的低音说:

“好哇,我说!”说着坐到椅子上,用手帕揩着脸。“啊……我说,是去打猎了?”

“去打猎,”伊凡·伊凡内奇不满地嘟哝说。“去打山鹬。您既然来了,就坐吧。”

“原来……是……去打猎……我说,得耽搁一会儿了。

” 比姆惊奇而又注意地把目光从主人身上又移到客人身上。伊凡·伊凡内奇几乎有些生气地说:

“不明白您的意思。说清楚点。”

这时比姆,我们亲爱的比姆,起初轻轻唔唔了两声,突然汪汪大叫起来。在家里对着客人这样汪汪叫,比姆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客人并不突破性,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

“回窝去!”伊凡·伊凡内奇依旧生气地命令它。

比姆听从卧到窝里,把头枕在爪子上,朝陌生人望着。

“瞧你!这么说,听话啦。啊……我说,这狗在大门对街坊邻居也跟,譬如说,跟对狐狸一样,这么狂吠喽?”

“从来不这样。从来对任何人也没有这样过。这是头一回。实在的!”伊凡·伊凡内奇惊慌起来,生气地说。“另外,它跟狐狸有什么关系。”

“啊……”客人慢声慢气说:“我来有一件事。”

伊凡·伊凡内奇脱下上衣,取下背包:

“您说吧。”

“我说,您有一只狗,”客人开始说。“有人到我这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告状了。您瞧。”说着把那张纸递给主人。

伊凡·伊凡内一边读,一边着急起来。比姆一看这情景就自作主张,离开窝,蹲到主人脚边,仿佛要去保护主人,对客人尽管提防着,但是连看也不看那人一眼了。

“这简直是胡说,”伊凡·伊凡内奇说,他已经冷静些了。“胡说八道。比姆是一只很驯服的狗,从来没有咬过人,也不会去咬人,从来也没有欺负过谁,是一只很有教养的狗。”

“嘿--嘿--嘿!”客人抖动着肚皮,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喂--喂,真听话呀!”他不含恶意地比姆说。

比姆朝前卧了卧,它知道是在谈它的事,就吁了一口气。

“您怎末看这份控告书呢?”伊凡·伊凡内奇问道,这时它已经完全镇静下来,含着笑。“告谁,就应该读给谁听。我倒是也许能相信你的复述。”

比姆发现客人眼里露出嘲讽的神色。那人开腔说:

“首先,照规定如此。其次,不是告您,是告一只狗。我们是不读给狗听的。”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主人也笑了笑。比姆甚至连一丝笑容也没有露,因为它知道是在讲自己的事,可究竟怎么回事,弄不清楚,客人的话太难懂了。那人用手指指比姆说:

“应该让这只狗走开,”他朝门口摆了摆手。

比姆懂得这是让自己走开。可是它寸步也不离开主人。

“您还是让上告的人来谈谈,也许能顺利解决,”伊凡·伊凡内奇要求说。

客人走了,出乎意料,他很快就带回来一个女人,说:“这不是,我说,我把大婶领来了。”

比姆也认识她,个子不高,尖声尖气,是个胖子,她总是成天跟游手好闲的女人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有一次比姆甚至添了一下她的手(倒并不是出于对她个人多情,而是对整个人类有感情),她还因为这叫了一声,然后就在院子里对着一扇扇打开的窗户大喊大叫,不知嚷了些什么。她究竟嚷了些什么,比姆听不懂,但是害怕了,连忙跑回家抓门。对这个刁婶它再也没有犯过别的错事。她现在来了。究竟出了什么事?起初它紧偎着主人的腿,主人抚弄了它一下,比姆于是夹着尾巴回到窝里,用敌视的目光盯着她。刁婶的话它一点也听不懂,她却始终伸出一只手连珠炮似的讲个不停。凭她的手势,凭她那怒气冲冲的目光,比姆明白,是因为自己舔了不该舔的人。比姆还太年轻,太年轻了,还不能完全理解所有的事。也许它会这样想:“当然是我错了,可是现在怎么办呢?”至少它的目光里流露出类似的想法。

比姆决不会料到,竟然有人诬告它

 

 

作者:[前苏联]特罗耶波尔斯基

义犬比姆 >> 1 2 3 4 5

Copyright2000(C)hellopet.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市美之源商贸中心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违者必纠!

mailto:webmaster@hellopet.com.cn